近年来,无人经济在我国呈现出爆发式增长态势。无人工厂、无人银行、无人零售店、无人加油站等全面袭来。

 

  随着无人经济的发展、机器换人的加速,很多人担心就业岗位会否被机器人取代。

  尤其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形势下,一方面防控要求大力发展无人经济、非接触经济,另一方面疫情对就业造成冲击和影响,客观上又要求加大“保就业”力度,两者是否存在矛盾和冲突?

既“减人”,也“增人”

  作为一种新的经济变革,无人经济会对就业产生何种影响?这可以从人类历次经济变革中找到答案。

 

  回顾历史上的每次工业革命,新经济既会淘汰一些就业岗位,也会创造出大量的新岗位。有了拖拉机等现代化设备代替农民耕地,众多农民才可以进入城市、转化为产业工人;电商冲击了线下实体店,但也壮大了网络营销和物流产业,带来网络导购员、快递员等服务业群体的激增。

 

  可以看出,科技创新虽然在短期内会造成一些工作被替代,但从长远来看,它又可以创造新的就业机会,关键在于替代和增加的比率是多少。正如有人所说:“铁路的出现抢去了很多挑夫的工作,但又增加了至少200多万的铁路工人,技术变革会夺取一些低端繁琐的工作,最终也会创造更高端人性化的工作岗位。”

 

  同样,无人经济并不是完全淘汰劳动者,而是把劳动者从体力劳动与简单脑力劳动中解放出来,扮演更有创造性和挑战性的角色。

 

  随着机器人的更广泛应用,每个行业都会引入机器人,每个行业都需要大量的机器人应用相关从业者,这就会让机器人产业成为一个更加庞大的产业,从设计到生产再到销售,都会需要更多的高素质劳动力,从事技术创新、策略规划、生产监督及协调维护智能机器的正常运转等工作。

  例如,在“无人工厂”,生产制造车间里进行的,实际上更多的是工人和机器人的密切协作。工人所做的工作不是单纯的手工劳动,而是人机交互,通过后台操控机器完成产品制作过程。

  即使制造流程不再需要工人参与,也仍然需要人工调试安装生产线,需要人工对机器人进行自动化编程,需要人工定期维护机器人设备。整个生产运作流程,工人不出现在制造端,而是出现在监控端。设备部门的人可能要多于制造车间的人,在背后保证整个生产流程的运转。

  所以,无人经济在“机器换人”过程中,既有“减人”,又有“增人”,减的是可重复工种的普工,增的是适配专业的新技术工人。未来,对于只进行重复劳动的普工的需求势必下降,但专业的技术工人需求会大幅提高。

  此外,企业因为自动化水平提高带来效益提高,需要扩大再生产,也会新增岗位需求。现在,很多企业都喊“缺人”,最缺的其实是技术人员,高级技术工人更是“一将难求”。

  此就业,非彼就业

  从经济发展的大趋势看,无人经济还将成为我国高质量就业的重要方向。

  按照产业升级规律,机器替代人力是不可阻挡的趋势,是生产力进步的体现。“机器换人”,针对的是人类的弱点和局限。比如,流水线上的工人,再敬业也不可能24小时工作不停歇,再优秀也无法做到工作状态永不起伏,而机器人却可以轻松实现。

  同时,随着智能技术的发展,企业的成本优化能力、前端补货效率、商品丰富度等必然会促使供应链自动化技术体系持续完善。凭借巨大的技术优势,无人经济必将扩展至更加广泛的传统劳动领域,各行各业的无人化是无法逆转的趋势。

  从消费端看,相比于传统的商业模式,无人经济更侧重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服务与体验,更能迎合消费者的多元化需求。

  通过采集消费者的消费历史记录和消费路线,无人经济依托的智能设备可以准确判断消费趋向,从而进行精准营销,比如推荐相关商品、提供高需求商品、准备合适库存等,以此降低商品的返库率和折损率,减少消费者的选择与购物时间。

  可以说,依靠科技化、时尚化、多元化的商业形式,和及时、便利、周密的服务,无人经济在满足消费者的各种诉求、促进消费升级等方面,正日益发挥出巨大作用。

  从生产端看,人口红利消失,原材料等各种成本上涨,使我国制造业必须转型升级、提质增效,加快推进智能制造

  可以预见,在不久的将来,工厂生产将是这样的场景:所有的工序都由计算机控制的机器人、数控电脑加工设备、无人运输车和自动化仓库设备来操作,技术人员则自如地坐在计算机旁,通过中央控制系统实时监控着车间的生产信息。无人化的智能工厂将会越来越多,制造业生产对劳动者的素质要求将发生重大变化。

  总之,对于传统产业的升级改造而言,无人化将大幅度降低成本、提高效率。在疫情防控形势下,无人经济所具有的“非接触”特征,也会得到更多的社会认可。

  关键在“就业转化”

  旧的岗位大量消失,同时,新的岗位也在大量涌现。

  根本上说,应对无人经济带来的就业问题,关键在于“就业转化”。

  在思想上,要理清技术革命与就业总额之间的辩证关系;在行动上,要降低科技进步可能对就业产生的消极影响和负面效应;在手段上,要提高技术进步带来的巨大的创造性效果,争取加快新旧职业转换速率。

  人工智能等高新技术带来的消费升级和休闲时间,将会带动更多的新消费服务场景,未来在高端服务、艺术创作和其他提供精神产品的工作种类上会有大量的空白,可以在这些方面增加新的工种和岗位,以此来提升现有的工作形式,降低技术完善与社会就业问题之间的冲突。

  大力培养具有发展潜力的高技术水平人才和团队,为无人经济所依靠的科学技术的普及输送人才,尤其是加强数据分析、预测分析和系统优化等无人经济重要竞争因素方面的基础研究、应用研究和操作维护人才的培养。

  为适应城镇化进程和不断发展的创新创业活动,还应加强对不发达城镇居民的信息处理、智能控制、智能管理等现代高新技术的培训,不断普及无人经济消费相关技术和实用技能,为不同年龄段的无人经济潜在就业者提供帮助。

  以新产业新业态市场主体感受和诉求为导向,建立无人经济投融资体系,破解投资隐形障碍,填补鼓励政策盲区,不断优化营商环境,避免市场主体被不合理的门槛挡住或绊倒。

  紧扣政策设定目标,落实好无人经济创新创业减税降费措施,在技术研发、市场营销方面进行政策引导和支持,帮助解决投资者和创业者资金、土地、人才等方面的困难,激发经济活力和动力。

      来源:大众日报

——END——